為什麼矽谷巨頭在中國不成功

創辦投資機構創新工場之前,李開復一直是華人在跨國科技公司中任職的佼佼者。他曾在矽谷工作多年,後來到北京創辦了微軟中國研究院,擔任微軟全球副總裁;還曾經作為谷歌大中華區總裁,領導谷歌在中國市場的開拓。創辦了創新工場之後,李開復開始更多地和中國本土的創業者打交道。因此,他對美國科技公司和中國本土科技公司都非常熟悉。

 

在他的新書《AI·未來》中,李開復比較了中國科技公司和美國科技公司的不同,並且分析了為什麼矽谷巨頭們,從雅虎、eBay到最近的優步都在中國市場表現不佳。

 

很多人對於中國科技公司和美國科技公司對比最直接的印象就是:中國科技公司拷貝、美國科技公司原創。以最近剛剛上市的美團點評為例,《福布斯》曾經在一篇報導中把美團點評創始人王興稱為“克隆家”。因為王興的三家創業公司校內、飯否和美團,創立時分別模仿當時矽谷最紅的創業公司臉書、推特和Groupon。

 

李開復解釋說,首先,這其中有不同國家的不同背景因素。要想創造出世界級的科技公司,背後的思維和靈感,不是憑空產生的。 “在美國,大學、公司和前輩工程師培養後來人,傳承經驗。每一代突破性產品和創造這些產品的公司,都建立在上一代公司和創業者的基礎上。”

 

比如,很多人都知道,蘋果的兩位創始人喬布斯和沃茲尼克,都受到惠普的影響很深,沃茲尼克還在惠普工作過。對比之下,蘋果公司在1976年創辦,而中國兩年後才進行改革開放,在此之前還沒有私營公司存在。谷歌在1998年創辦時,美國人口的30%已經可以上網,而當時只有0.2%的中國人可以上網。 “早期的中國科技公司創業者,在國內找不到可以為他們提供指導的良師益友和可以學習的公司,因此只能到海外去尋找,盡他們所能去學習、模仿和借鑒。”

 

模仿肯定會被人詬病,也肯定會被指責。但是,通過模仿,中國創業者開始積累起如用戶界面設計、網站架構和軟件開發方面的經驗。

 

李開復的觀點是,如果僅僅把這些中國創業者當做模仿者和克隆者,那就沒看到這些創業者成功的關鍵。關鍵在於,在產品面世後,創業者會根據用戶的反饋,不斷調整自己的產品和商業模式,“最終優化為最適合本地市場的形態”。比如像王興這樣的創業者,經過歷練之後,成為世界級的創業者,公司也成長為數百億美元的巨頭。

 

這是中美創業公司的第一個區別。中國科技公司不忌諱去模仿,但會在之後迅速迭代和優化產品和商業模式。 Facebook內部有句口號:“不要驕傲到不屑於模仿”,有人開玩笑說,Facebook其實更像一家中國公司。

 

第二個區別是,中國創業公司更加推崇精益創業的理念,更以市場和用戶為導向;而矽谷科技公司則更強調使命,更加使命導向。

 

雖然精益創業這個詞語也是從矽谷開始流行起來的,但是它真正的信奉者在中國。因為文化的原因,矽谷的創業者很容易為價值觀和使命鼓舞,並且圍繞著自己的價值觀和使命建立起偉大的公司,但是,崇高的價值觀和使命,有時候會和市場導向衝突。

 

在中國,因為競爭非常激烈,創業者們會更加以市場和用戶為導向,“崇高的使命或價值觀並不是他們的負擔,也不是他們的核心。他們的核心是用戶,他們願意讓用戶需求牽引公司往前走。高密度的競爭,迫使公司迭代產品、調整方案、發明新的商業模式。在模仿和借鑒司空見慣的市場上,創業者只能選擇比競爭對手工作更努力,執行更到位。”

 

第三個區別是,矽谷公司更輕,而中國科技公司更重。

 

矽谷公司傾向於做輕,在李開復看來,矽谷科技公司普遍認為,“互聯網的根本力量在於分享信息,消除知識鴻溝,用數字的方式連接大眾。它們會建立平台,然後讓實體企業處理現實世界裡的工作。”

 

而中國科技公司則更重,這些公司不僅僅建立平台,還會建立物流配送團隊、建倉庫、提供和維修電動車,甚至還會補貼整個流程,通過價格戰來贏得市場。

 

這兩種方式導致的結果就是,矽谷巨頭們從用戶的在線活動中收集數據,比如搜索內容、觀看視頻、點贊;中國科技公司可以根據用戶在現實世界的行為來收集數據,叫了什麼外賣、買了什麼東西、出行選什麼服務等等。

 

這種輕重的選擇直接影響到了數據量,比如,中國的外賣訂單量是美國的10倍,移動支付額是美國的50倍,電子商務消費額是美國的2倍。 “中國接地氣的技術生態系統為深度學習算法提供了更多數據。”

 

第四個區別是,矽谷公司傾向於用同樣的產品和服務去佔領全球市場,而中國科技公司更擅長本土化。谷歌和Facebook這樣的矽谷公司,不喜歡根據當地用戶的習慣和偏好,對核心產品和商業模式進行調整,它們堅信,只要打造一款很好的產品就夠了。這恰恰成了本土創業者的機會。中國創業者願意根據中國用戶的喜好,去迭代、改進產品。

 

這種區別也反映在全球市場上。中國的科技公司比如阿里巴巴、滴滴,進行全球化時,更喜歡在各個市場投資當地的玩家,通過本土公司去佔領市場;而美國科技公司則更傾向於直接進入當地市場,跟當地公司競爭。

 

說完中美科技公司之間的這四個區別,再來看下那個問題:為什麼矽谷巨頭在中國基本都不成功?

 

很多西方人會認為,這是由於中國政府對本土企業的保護。

 

但是,李開復說,矽谷公司進軍中國的方式才是它們在中國市場上失敗的原因,“他們不投入資源,沒有耐心,不給中國團隊自由,讓團隊沒有辦法和中國頂尖的創業者競爭。他們認為,在中國市場的主要工作就是向中國用戶銷售目前已有的產品。而實際上,他們應該根據中國用戶的特性和需求,針對性地調整已有的產品,或是從頭打造更適合中國市場的新產品。他們對產品本地化的抗拒,降低了產品迭代的速度,使得本地團隊舉步維艱。”

 

而且,隨著本土公司的成長,在頂尖人才的招攬方面,矽谷巨頭也不佔上風。頂尖人才如果加入美國公司的中國團隊,公司永遠會把他們當作當地員工。而真正優秀的、雄心勃勃的年輕人,會選擇自己創業,或者加入頂尖的中國科技公司。

 

以上就是在李開復看來,中美科技公司之間的差別,以及為什麼矽谷巨頭在中國都不太成功。希望對你有所啟發。

本文轉載自:得到

和我一起在得到學習:領取20元優惠卷

Peter

Hi 我是Peter 目前在從事Wordpress架站、SEO、網站優化相關工作,透過集客式行銷(Inbound Marketing)制訂策略,量化行銷績效。

發佈留言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

Close Menu